發新話題

[長篇][轉貼] ---豔遇之旅

[長篇][轉貼] ---豔遇之旅

第一卷 第一章 天榜重現

作者:jackzhong208
今年的端午節,與往常不同。因為今年是很特別的一年,是“天地風雲,龍鳳群芳”六大榜同時現榜之年,而今天正好是端午節,
也就是現榜之日。

所謂的“天地風雲,龍鳳群芳”六大榜指的是“天榜”、“地榜”、“風雲榜”、“龍榜”、“鳳榜”、“群芳譜”。這其中以
“天榜”最為神秘,因為“天榜”每六十年更新一次,而今天就是天榜再現之日。

“天榜”首次出現是在六十年前,那時候武林中出現了難得一見的空前盛況,武林中高手如雲,達到了一個空前的高峰;也就在那
時,天機穀主——天機書生手著一書,上面記載了五位元高手,乃是當時的五大絕世高手,每一個都可謂是宗師級別的人物。而那
本書便被稱為“天榜”,也就是第一屆的“天榜”。天榜上所載的五大高手,也因為天榜的出現而名揚四海,威震八荒。另外,天
機穀主最後傳言武林,聲稱“天榜”每六十年更改一次。故而,今天的“天榜”便是第二屆了。

六十年前,由於“天榜”的出現,緊接著“地榜”就出現了,相對於“天榜”而言,“地榜”上共記載了十二位元武林高手,是除
“天榜”上五人以外最厲害的高手了。然而,天榜與地榜的差別也是極為明顯的,相互之間有著極大的差距。就以天榜第五與地榜
第一而言,地榜第一人的武功最多只有天榜第五人的六到七層左右。可想而知,這兩者之間的差距有多大。“地榜”是出自“武林
書院”,于“武林書院”每二十年更改一次,名額只有十二人,絕不添加,是每個武林中人,拼命想攀登的地方。“天榜”由於難
度極高,一般人是絕對無法進入的,故而“地榜”便成了武林中人夢寐以求的地方。“地榜”由於每二十年更改一次,故今年已是
第四屆了。

由於“天榜”與“地榜”的出現,使得武林中人為了榜上有名而拼命練武,習武之風大昌,許多人都苦練武功,力求一夜成名。如
此一來,武風大盛,武林之中人才輩出,高手如雲,“地榜”之爭也就越來越難了,許多武功出眾的高手,由於種種原因沒能進入
“地榜”之例,心灰意冷之下,轉而組幫建派,想以另一種方式來成名,以達到目的。在四十年前,這種情況越發明顯,武林之中
幫派林立,不少人物風雲一時,威名不在“地榜”高手之下。也就在那時,由當時的“天星書院”發佈了一書,名為“風雲榜”,
上面共記載了三十六位元風雲人物,是除去天榜與地榜外最有名的人物了,大多是一些幫派的首腦人物,或是一些風頭最勁的人
物。“風雲榜”與“天榜”、“地榜”不同,因為“風雲榜”是時刻更新的,每天都可能變動,就想變幻的武林一樣。

除了以上的三榜外,在二十年前武林中又出現了三榜,那便是“龍鳳群芳”三榜。先說這“龍榜”,上面所記載的全是年青高手。
凡是在三十歲以下的少年高手,都有可能成為“龍榜”上的人物。“龍榜”的名額有十六人,全是武林中年青一代的傑出人物,誰
能位列“龍榜”,誰就有無上光榮,是無數少年心中的殿堂。“龍榜”每十年更改一次,每三個月更新一次。這是什麼意思呢?其
實很簡單,所謂的每十年更改一次,指的是每十年,榜上的人物就會全部更改,也就是說,第一屆“龍榜”上的人物絕不會出現在
第二屆“龍榜”上。而每三個月更新一次則是指,大體上“龍榜”的人物排名是不變的,但其中的個別人物由於失蹤死亡或其他情
況,發生變化時,“龍榜”的排名也會相應的變化。所謂世事無常,豈有不變之理。

與“龍榜”相對應的“鳳榜”,情況也是一樣,不過是少年變成了少女,而名額也由十六變成了十位。同樣是每十年更改一次,每
三個月更新一次。“龍榜”與“鳳榜”同出“白鹿書院”,今年已是第三屆了。

說到這,不得不說一下這“白鹿書院”。在武林中流傳著一段話,“一宮二閣三穀四院”指的是武林中的十個地方,其中的四院指
的分別是“武林書院”、“白鹿書院”、“天星書院”與“鳳凰書院”。在武林中,這四大書院可謂是四個情報組織,對武林中的
情況都極為瞭解。就從“武林書院”發佈“地榜”,“天星書院”發佈“風雲榜”,“白鹿書院”發佈“龍鳳榜”就可看出,他們
對武林大勢是如何的瞭解。相對於三大書院的做法,“鳳凰書院”也不甘落後,繼“龍榜”與“鳳榜”出現後,“鳳凰書院”也發
佈了一書,名為“群芳譜”。由此而來,武林中的六榜除了“天榜”外,其他五榜都出自四大書院。

再說這“群芳譜”與前面五榜又自不同,“群芳譜”也是在二十年前發佈的,它同樣是十年更改一次,每三個月更新一次,今年也
是第三屆了。不同的地方就在於“群芳譜”中又分“天仙譜”與“百花譜”,其中“百花譜”與“龍榜”一樣,每十年更改一次,
每三個月更新一次,只不過名額僅十二人而已。而“天仙譜”則不同,一但上榜,決不更改,也沒有名額限制,這一點與“天榜”
一樣。與其他五榜最大的區別是,“天仙譜”每十年添加一次,能夠進入的女人絕對是天下最最美麗的人兒。如果沒有合格的人
選,“天仙譜”就往下一屆推遲,決不濫竽充數。所以“天仙譜”的出現就是為了記錄,從二十年前開始,武林中到底有多少人堪
稱絕世。

自從六十年前“天榜”第一次出現武林,“天榜”出現的地方——風華山就成了武林聖地,從此後,其他五榜也選擇在這個地方發
佈。這樣一來,就大大方便了武林人世士解武林狀況。從此,每到放榜之日都會有無數武林人世前來觀看。

風華山有一處石壁,高十丈長三十丈有餘,如同一名鏡子,光滑整潔。這就是六大榜公佈的地方。今天的天氣晴朗,一大早,風華
山就已經聚集了數百位武林人世,全是來看六大榜公佈情況的。這些人大部分是一些幫派的情報人員,前來瞭解最新情況的。其中
也有一些剛出道的菜鳥,來看熱鬧的;還有一些獨來獨往的武林好漢,也來瞧熱鬧。

人群中一位二十三四的藍衣少年也在看那石壁,因為六大榜上的人物都已有專人以金剛指刻在了石壁上。讓人遠遠就能看的很清
楚。細看那藍衣少年,只見他二十三四歲,豐神如玉的臉上掛著一絲微笑,顯得有些邪氣,又有一種說不出的魅力。藍衣少年就一
人,此刻他正立在石壁面前,靜靜的看著石壁。石壁上“天榜”兩個鬥大的字吸引著少年的目光。此刻站在藍衣少年身邊的人不
多,就幾人而已。大部分的人都圍在“風雲榜”與“群芳譜”周圍,“龍榜”與“鳳榜”周圍人也不少。“天榜”反而清靜的很。

藍衣少年靜靜的看著天榜,最上面是六十年前第一屆的五大高手。

排名第一的是:刀皇——霸天。

第二是:劍魂——柳葉。

第三是:無雙書生——宋文傑。

第四是:天心聖女——楚若。

第五是:佛門神僧——天一神僧。

藍衣少年目光輕輕的停留在刀皇——霸天四個大字上,似乎在回憶什麼,又像是在留戀什麼,或許是這個當年的天下第一正暗示著
什麼,沒有人知道。下面一排正是今天才刻上去的,第二屆的絕世高手名單,就靜靜的刻在那�,似乎在向天下宣告,這一屆的宗
師級的高手已經產生了,他們的名字就刻在那石壁上。

第一:鐵掌乾坤——劉風。

第二:雲中老人——牛鶴亭第三:拳神——李不悔。

第四:九現雲龍——葉龍,第五:降龍絕劍——林心瑤。

第六:三絕書生——蘇放文。

這一屆的天榜有六人,比上一屆多了一人。藍衣少年靜靜的看了很久,才移身向“地榜”而去。“地榜”上記載了從第一屆開始,
到現在第四屆的四十八位頂尖高手。藍衣少年從頭到尾的看了一遍,用了不少時間。這時,風華山的人數已少了很多了,不少人記
好了各榜的名單後就馬上離開了,這一來,原本有四五百人的,一下就只剩上百人了。藍衣少年一路看來,“風雲榜”費了他不少
時間,等他來到“鳳榜”前時,這�已沒剩幾個人了。藍衣少年嘴角含笑,目光輕輕在石壁上掃過,只見這一屆的鳳榜,靜靜的刻
著十個人的名字。

第一:聖心玉女——李雲羅,出自“天心閣”,二十歲。

第二:天鳳仙子——秦月,二十一歲,身份不詳。

第三:百花仙子——花玉如,百花主,二十歲。

第四:翠玉蝴蝶——唐夢,出自唐門,二十四歲。

第五:華山一鳳——秋月,十八歲。

第六:上官燕,出自上官世家,十九歲。

第七:司徒飄飄,來自司徒世家,二十三歲。

第八:鳳凰仙子——余夢瑤,出自“鳳凰書院”,二十二歲。

第九:玉蕭仙子——苗若蘭,飛燕門主,二十四歲。

第十:玲瓏劍——葉星。出自江南葉家,二十歲。

藍衣少年輕輕在心中念著這些名字,連同前兩屆的二十個名字一併記在心�。看了現場剩下的幾人一眼,少年身形輕移,來到了
“群芳譜”前。藍衣少年靜靜的注視著石壁上的那些名字。最讓少年感興趣的是,這一屆的“百花譜”上記載的十二位元美女,
“鳳榜”中就占了八位。只見“百花譜”所載的十二人,分別是,第一:百花仙子——花玉如。

第二:天鳳仙子——秦月。

第三:玉蕭仙子——苗若蘭。

第四:冰雪蓮花——白蓮花。

第五:翠玉蝴蝶——唐夢。

第六:華山一鳳——秋月。

第七:玉女劍——林芳。

第八:玲瓏劍——葉星。

第九:上官世家——上官燕。

第十:司徒世家——司徒飄飄。

第十一:玫瑰刀——梅香,第十二:玉觀音——妙緣。

藍衣少年在看完了“百花譜”後,目光停留在了“天仙譜”上。“天仙譜”與“百花譜”不同,“百花譜”一共記載了三十六位元
絕色美人,每十年一屆,今年正好是第三屆。而“天仙譜”到如今,上面只有八個名字,也就是說,從二十年前,一直到現在,真
正堪稱絕世的僅僅八位。藍衣少年在這一刻,臉上的笑容更濃了,有一種說不出的邪異。“天仙譜”從二十年前開始編寫,在二十
年前,上面僅有三個名字。

第一個是:血牡丹——玉無暇。

第二個是:醫聖——柳無雙。

第三個是:冷月仙子——趙清音。

接下來是十年前上榜的人,僅兩人。

第一是:天下第一才女——沈玉清。

第二是:冰原之花——寒玉。

而今年上榜的有三人,分別是:第一:降龍絕劍——林心瑤。

第二:聖心玉女——李雲羅。

第三:鳳凰仙子——余夢瑤。

藍衣少年牢牢的記住這八人的名字。這八人中除了“降龍絕劍”——林心瑤與天下第一才女——沈玉清外,其餘六人全是“鳳榜”
上的人物。可見都不簡單。然而藍衣少年心�卻想著,將來有機會的話把這八人一下娶回去,那應該是個不錯的主意,色心到是不
小。想到這,臉上露出一絲邪異的笑。恐怕天下也找不出第二個,如此大膽的人吧。

臨走時,少年又看了一眼“百花譜”,心道這些也不錯,遇上了也一併娶回去。身形輕移,藍色的身影飄然遠去,空中留下了一串
得意的笑聲,在風中慢慢飄散,漸漸遠去。

午後的陽光極為明亮,透過茂盛的枝葉,如無數道光劍刺入陰暗茂密的叢林,為這原本陰暗的密林憑舔了一道亮麗。

一條淡藍色的身影,在這人跡罕見的秦嶺深處,快速移動。這人不是別人,正是兩天前在風華山看榜的那個藍衣少年。藍衣少年看
似緩慢,實際上卻極為迅速,穿梭之間,衣衫不擺,與一般人不同;常人行走穿梭之間,衣衫長髮都會被風吹起,但這藍衣少年卻
沒有。

唯一的解釋便是藍衣少年武功修為極為高深,早已練成了護體真氣,但是像他這樣,在行走穿梭之間都能毫不費力的施展真氣護
體,那麼這少年的功夫到底高到何種程度,真是難以想像。常人修煉成護體真氣,都是在緊要關頭才肯施展,從不輕意顯露,而且
護體真氣修煉極為不易,從沒有人如此浪費真氣。

但這藍衣少年,舉手投足之間,卻顯得極為自然,看不出一絲費力與驚慌。藍衣少年閃動之間,腳不沾地,離地大約有三寸,如果
不注意,是絕對看不出來的,真是難以想像,這少年輕功如此高絕,淩空而行如履平地。如此年紀,也不知道他是如何煉成的這一
身本事,他的師傅又是何方高人。

且說這藍衣少年飄逸自然的穿梭在大山之中,不多是來到一個山谷中。少年看了看,這山谷兩邊是陡峭的山崖,寸草不生。前後成
一個狹長的葫蘆形狀,穀中古木參天,各種各樣的野花隨處可見,微風吹過,空氣中彌漫著一股濃濃的花香。藍衣少年停身在一棵
有六七丈高的大樹上,極目遠望,前面一遍翠綠。

少年收回目光,閃身向西而去。人在半空中,只聽一聲奇怪的聲音從山谷中傳來。藍衣少年心中一動,半空中的身體淩空折回,向
山谷中而去。

在山谷的盡頭處,有一塊丈大的水池。池水成碧綠色,看樣子不淺,在池邊有一塊六尺大小的石頭,那石頭有些奇怪,全身漆黑,
如黑玉一般,幽黑發亮。這還不算,更奇怪的是石頭上還長了一朵花,而且還是一朵黑色的蓮花。這種奇怪的事情,恐怕沒有人見
過吧。

藍衣少年身體落在小池兩丈外,奇怪的看著這朵花。除了這朵花奇怪外,還有奇怪的。只見一條三寸長的小蛇,全身淡紅色,背上
一條血紅的紅線貫穿首尾,十分美麗,此時正睜著小眼,吐著紅信,立身在那朵黑色蓮花六尺外,靜靜的看著它。

在小蛇另一邊,一隻身體巨大的綠毛蜘蛛,也靜靜的看著那朵黑色蓮花。這蜘蛛有近丈大小,看上去噁心極了,也怕人極了。蜘蛛
離那黑蓮有一丈距離,一邊看著黑蓮,一邊還注視著那紅色的小蛇,看來對那小蛇也有所顧及。

藍衣少年也遠遠的看著這兩隻奇怪的東西,心中在想:“看那小蛇紅紅的,蠻可愛的,呆會有機會,幫它一把,看能不能把它收
服。要是能把它收服,嘿嘿,那可是個好寶貝。那綠毛的大蜘蛛,看了就噁心,要是來惹我,我就把它廢了。”

想到這,少年的目光又轉到了那朵黑蓮上,輕聲笑道:“看這蓮花,倒是有些像傳說中的‘石中蓮’,只不過從未聽說過有黑色的
‘石中蓮’罷了,傳說服下‘石中蓮’可以功增甲子,平添六十年的功力,那可是好東西。等會那蓮花熟了,趁兩個小傢伙爭奪的
時候,我就趁機取來服下,到時再將那小蛇一併收了。嘿嘿,就這麼決定了。”

藍衣少年靜靜的看著那黑蓮,臉上露出一絲邪意的笑,看樣子是沒安好心。風輕輕吹起,空中開始散發出一種淡淡的香味,漸漸的
那香味由淡轉濃,在整個山谷彌漫。

那紅色的小蛇開始慢慢的黑蓮遊去,對面的綠毛蜘蛛也逐步靠近。顯然這朵千年難遇的黑蓮要成熟了,從那越來越濃的香味就可以
判斷出來。藍衣少年也全神貫注的看著那朵黑蓮,準備隨時出手搶奪。

突然,紅光一閃,那小蛇發動了。同時對面的綠毛蜘蛛也不分先後的閃出,口中一股綠色的氣體沖向小蛇。小蛇在前沖的同時,口
中也射出一道紅煙,直襲對面的敵人,綠毛蜘蛛。

一旁的藍衣少年也在同一時刻發動,只見藍衣少年右手向內一招,那石中的黑蓮,竟然淩空飛向藍衣少年。好高明的“淩空取
物”,相距兩丈的距離,輕易的將東西取到手中,這樣的人在天下都找不出多少來。

由於藍衣少年的出手,使得那小蛇與蜘蛛都同時落空。兩個傢伙在落地後同時射向藍衣少年,想搶奪他手中的黑蓮。藍衣少年看著
這兩個傢伙,臉上浮現出一絲得意的笑。輕輕的將手中的黑蓮送進了口中。

紅色的小蛇見了,小眼中閃過一絲失落感。而綠毛蜘蛛見了,眼中卻露出兇殘的目光,口一張,一股綠色的毒氣直射藍衣少年,想
殺死他。

藍衣少年看著迎面而來的綠色毒氣,眼中閃過一絲邪異。右手在轉眼間變的通紅,一掌擊中那道綠色的毒氣。頓時只見一道紅色的
掌風與綠色的毒氣在空中相遇,發出芝芝的燃燒聲。綠毛蜘蛛的丹毒之氣,被藍衣少年的“三昧真火”全部燒毀。前沖的身體也被
強勁的掌風震飛了出去。

一同前來的小紅蛇見了,身體在半空中一折,向南飛去。而綠毛蜘蛛似乎也明白了藍衣少年的厲害,落地後,緊緊的盯著藍衣少年
看了一下,也返身閃電般逃去。

藍衣少年看了逃去的綠毛蜘蛛一眼,也不理會。轉身向那紅光追去,可不能讓它給跑了。烈日下,藍色的身影在空中變淡,接著就
消失了。再出現時,藍衣少年人已經在三�之外了,他的手中有一個尺大的白色氣罩,正散發著濃烈的寒氣。白色氣罩中,一道淡
紅的影子在其中輕輕掙扎著,一看,正是那條紅色的小蛇。

藍衣少年含笑的看著手中的小東西,知道這小東西,看似弱小,其實已經修煉了上千年了。不給它點苦頭吃,它是不會乖乖臣服
的。而蛇性怕寒,這極寒之氣正是這蛇的剋星。看看手中,那紅蛇已經不再掙扎了,顯得楚楚可憐,雙眼望著藍衣少年,露出一絲
求饒的神色。

藍衣少年看著小蛇道:“小東西是不是怕了,知道我的厲害了,要想活命也可以,不過從此以後,你得聽我的話,知道嗎,不然今
天就是你的死期了。”那小紅蛇似乎聽懂了他的話,不住的點那個小蛇頭,想是在回答同意一般,眼中儘是乞求之色。

藍衣少年見狀,笑道:“看你還聽話,就饒了你了。看你這模樣,挺討人喜歡,我就給你取個名字叫小紅,記得以後你的名字叫小
紅,而我就是你的主人。知道嗎?”說完將手中的白色氣罩收回。

那小紅蛇靜靜的躺在他手心中,神情脆弱的看著他,輕輕的用小舌頭舔他的手心。像是在討好他一樣。藍衣少年笑道:“好了,以
後只要聽話,我就不再像今天這樣處罰你了,如果要是不聽話,你就小心點。”說完,身形一閃,消失了人影。

且說這藍衣少年今日見到的三樣東西,都不是一般的東西。先說那綠毛蜘蛛,那可是極為罕見的一種異種劇毒之物,修煉已有幾百
年了。一般是見不到的。

再說這條紅色的小蛇,這條小蛇小是小,可卻非同一般,可惜藍衣少年不認識。這條小蛇背上那條紅線貫穿全身,正是它最明顯的
特徵,這小蛇便是世間罕見之極的“紅線蛇”。紅線顧名思義,就是專牽紅線的意思,誰能收服並得到它,那誰就註定一生與女人
有緣。這藍衣少年也是運氣好,一時動了好奇心,無意中收服了這“紅線蛇”。或許這也正是天意吧!

再說藍衣少年服下的那朵黑蓮,那的確算是“石中蓮”的一種。只不過這黑蓮與傳說中的“石中蓮”有了很大的區別。黑蓮同樣可
以功增甲子,這與“石中蓮”相同。而不同之處在于,這黑蓮乃是“石中蓮”中最邪異的一種,名叫“黑玉魔蓮”。它長在黑玉之
上,歷經千年,不停的吸收黑玉邪惡的精華,而色呈黑色,人若就這樣服下,固然可以功增甲子,但那黑蓮中隱含的邪惡之氣也會
隨著真氣一起,運行於全身經脈,使人變得邪異。容易引起人性黑暗的一面。

藍衣少年既得“紅線蛇”又服下“黑玉魔蓮”,那麼他的一生會變成什麼樣呢?誰知道呢,或許---第一卷 第三章 山中巧遇

作者:jackzhong208
藍衣少年離開了那�後,一路向西南而去。收服了“紅線蛇”使他感到很高興,而服下的黑蓮這時也開始發生效應。藍衣少年只覺
得一股陰寒而又強大的真氣從丹田升起,快速的遊走在全身各大經脈中,迅速的被自己吸收著。

這藍衣少年身份神秘,武功高極。常人如果服了這等千年靈物,都會靜下心來盤腿調息,好吸收靈物的精華。而這藍衣少年卻如同
沒事般,根本不予考慮,照常趕路。

其實這藍衣少年之所以如此,也是有原因的。一來,這少年拜了兩位高人為師,學成了一身傲視天下的武功。其中的一位師傅是當
年名揚四海的絕世人物,而另一位卻是百年前名揚天下的“邪魔雙至尊”之一的“邪尊”狂笑。當年的“邪尊”狂笑與“魔尊”天
煞號稱當世最厲害的兩人,而“邪尊”還排在“魔尊”之前,大有天下第一人之勢。由此可以看出,這藍衣少年的武功是如何的厲
害了。同時藍衣少年還將師傅的那種邪氣也學到了十分,是個難惹的人物。

二來,這藍衣少年幼年曾經服食過一種世間罕見之極的靈藥,那便是上古傳說中的神物——萬妙果。萬妙果顧名思義,有著諸多妙
處,難以言述。這藍衣少年自從服下“萬妙果”後,從此百毒不侵,功力突飛猛進,一日千里。也正因為這樣,他才能在這個年紀
把兩位元師傅的無上絕學全部學成。同時也毫不在意那黑蓮的強猛藥力。

且說藍衣少年向西南而去,過了半個時辰,來到一處懸崖絕壁上。少年停下身,看著百丈懸崖下的情景。從上而下,風光獨好,數
�寬敞的山林盡收眼底。輕輕看著遠方,少年臉上浮現出一絲奇異的笑。那情形,就仿佛天下之大,盡在他腳下一般。會當臨絕
頂,一攬眾山小,那種傲視天下的氣勢展露無疑。

日光下,藍衣少年全身發出一道隱隱的七彩光芒,一閃而逝。收回目光,藍衣少年的眼睛看向懸崖下,在離他有三�之外的低谷
中,有一座很多石頭堆成的一座陣法,引起了藍衣少年的注意。

藍衣少年臉上帶著淡淡的微笑,身體就那樣平空的射了出去,要是被人見了,還以為他想不開,跳崖自殺呢。藍衣少年的身體在半
空中緩緩飄落,輕輕落在穀中,沒有帶起一絲塵埃。人一落地,就直射向那座石陣。

站在石陣外,藍衣少年臉上帶著一絲邪異的笑,看著石陣。少年自語道:“奇怪,這�怎麼會有一個這樣的石陣呢?是誰布下的,
這石陣後面藏著什麼呢?”說完雙目微縮,靜靜的看著石陣。

過了一會,藍衣少年又才自語道:“好厲害的陣法,天下恐怕沒幾人能破解它,是誰在這布下這‘五行困仙陣’的,看來�面一定
隱藏著什麼秘密,今天既然遇上,我就進去看看。”說完,藍影一閃,少年就閃身進入石陣了。

一頓飯工夫後,藍色的身影出現在石陣的另一端。藍衣少年靜靜的看著眼前的景色,野花遍地,許多不知名的花草遍佈在眼前。不
遠處有一面石崖,那兒有一個山洞,旁邊有一間草屋,顯然有人住。這是少年沒有想到的。住在這的人會是當初佈陣之人嗎?或者
是被困在這出不去的人呢?

藍衣少年放重腳步慢慢走去,才走出三步,就聽一個驚訝無比的聲音傳來:“什麼人?”那聲音已經有些蒼老了。藍衣少年停下
身,看著那出現在眼前的人。

那是一位老人,從他的衣服可以看出,他已經在這兒住了很久,那身衣服已經朽爛不堪了。這老人大約六十五六歲,臉色紅潤,身
材魁梧,雙眼正驚訝的看著少年。

藍衣少年問道:“看你樣子在這�住了不少時間了吧?一定很寂寞了?”

老人聞言回過神來,輕歎一聲道:“五十多年了,多漫長的歲月啊!今天終於又見到活人了。哈哈哈哈----,老天啊,你終於開眼
了。”說道後來,整個人大哭起來。是啊,五十多年住在這,誰也會住瘋的。

藍衣少年也能感到他心中的酸楚,默默無言,靜靜的看著他。過了好一會,老人才安靜下來,看著少年問道:“年輕人,老夫到是
失禮了。還未請問你是誰,怎麼進來的?”

藍衣少年笑道:“我姓華,單名一個星字,華山之華,星光之星。”華星——花心也。

老人聞言一愣道:“華星,花心,這名字有些怪異,不過很有意思。你是怎麼進來的?”說完看著華星。

藍衣少年華星笑道:“我不過是無意中見到這座石陣很有意思,以為這�面一定隱藏了什麼秘密,所以才進來看看。到是你,你是
誰啊,為何在這住了五十多年都不肯出去呢?”

老人聞言,臉上露出濃濃的憂傷,歎道:“我是誰?我是誰?是啊,我是誰啊?這麼多年我都忘了我是誰了,我也不知道我是誰
了。我只記得,當年我是‘地榜’排名第二位,至於我的名字,我真是想不起來了。至於為什麼在這住了這麼久,那也是無奈啊,
我當年進來後,就再也出不去了。我花了整整十年時間,還是沒有出去,從此我心灰意冷,就在這住下了。五十多年啊,多寂寞
啊。”

少年華星見狀道:“不用傷心,今天我來了,你要願意,我可以帶你出去。”

老人聞言全身一震,呆呆的看著華星。許久才道:“你真的可以帶我出去?”

華星笑道:“憑這個石陣還困不住我,倒是你在此地住了五十多年,出去後還有親人在嗎,你又打算去哪?”

老人輕歎道:“親人早就死絕了,是啊,我出去後又去哪呢?我都不知道了。”

華星道:“這樣好了,你要願意就跟著我吧,反正我也要找個武功高強的跟班,你看來還不錯,你的武功在武林中來說,也算得上
不錯了。”說完臉上露出一絲奇異的微笑。

老人聞言一呆道:“跟班?你要我做你的跟班?我看你是不是說錯了,你不覺得你太狂了嗎?以老夫‘地榜’第二的身份給你做跟
班,那可真是天大的笑話。”

華星笑道:“做我的跟班,也不辱沒你,天下間無數人想做我的跟班,我還不要呢。你要是覺得委屈,可以跟我動手比一比,你要
是能在我手中走出五招,我就收回剛才的話。你要是走不出五招,就乖乖的跟著我,好好的做我的跟班。怎麼樣?”

老人聞言,雙眼微眯,牢牢的看著華星道:“你憑什麼如此狂妄,第一次見面就認定老夫不是你的五招之敵,天下敢對老夫如此口
出狂言的也沒有幾個。”

華星笑道:“從見到你開始,我就已經明白你的武功如何了。你的內功已經練到十層大成之界了,但你年輕時破身太早,加上你所
習練的內功‘乙木真氣’也算不上真正的武林絕學,所以,你這一生都是沒有機會進入‘天榜’之列了。我說你不是我五招之敵,
你就不是。不信可以一試。”

老人冷冷的看了不得他一會,才道:“算了,這麼多年了,我早不想動手。你要真能將我帶出去,做你的跟班或許也不錯。你來不
是想看看這有什麼秘密嗎?這�的確藏有秘密,那山洞�面,就藏了無數寶藏你要有能耐就帶走吧,那些對我來說,已經不重要
了。”

華星聞言笑道:“還真有寶藏啊,也好。免得以後出去喝西北風。能帶我去看看嗎?”

老人看著華星,看不透他。華星很怪,或者說很邪門,讓人摸不透。老人帶著華星進入了洞中,洞很深,兩人一直走了二十多丈,
才出現一個石室。

石室很大,高有兩丈,寬有四丈,長有六丈。石室很亮,因為頭頂有一顆拳頭大的夜明珠,將石室照得一片明亮。�面有二十個大
廂子,看樣子�面全是裝的金銀珠寶,真可謂富可抵國啊。

華星笑道:“這廂子�面你全看過了?”

老人道:“這二十個廂子,前面十八個我都看過了,裝的全是各種各樣的黃金百銀,珠寶玉器。多得數都數不清。後面兩個想來也
是一樣吧。”

華星聞言,輕輕走到最後兩個廂子邊,用手打開。一個廂子�面裝的是一些古玩字畫,而另一個廂子卻有些不同。�面裝的不是金
銀,而是一個狹長的鐵匣。華星輕輕的將鐵匣拿出,老人也好奇的看著這個鐵匣。

打開鐵匣,�面靜靜的放著一隻玉盒與一把七寸長的小刀。玉盒有六寸見方大小,輕輕打開,�面放的是指戒,華星數了一下,共
有二十四枚。看著這些指戒,華星的臉上露出一絲邪氣的笑,似乎想到了什麼。

華星將玉盒與小刀收入懷中後,對老人道:“好了,我們出去吧。天快黑了,我們要在天黑前找到落腳之處,我想你也不想再住在
這個鬼地方了吧。”老人聞言莫然不語,靜靜跟著他走了出來。

出了洞口,華星道:“對了,以後你跟著我,總得有個名字才行,不然我怎麼稱呼你?我看你就跟我一個姓好了,我就叫你華福好
了,你覺得怎麼樣?”

老人看向遠方,聲音有些空洞的道:“華福就華福吧,希望一切從頭開始。”

華星笑道:“好了華福,我們走吧,那些寶藏就放在這,應該很安全。將來要用時,我再來取。走了。”說完想石陣走去。

老人華福回頭看了一眼這住了五十多年的地方,眼中有著淚花,還有無盡的滄桑。輕輕轉過頭,跟在華星身後,默默走進了石陣。

再見了,這個難忘的地方,這個虛度了一生的地方。今天我走了,靜靜的離開了。

待得昔年再回頭,幾許心酸幾許愁。

TOP

大大加油喔謝謝分享

TOP

謝謝分享武俠小說大大加油喔

TOP

回覆 1樓 normantan 的帖子

|y22| |y22| |y22|

TOP

asdftreyuiopmnvcxcdfhnm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