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接文區 ( 看一下3樓再發帖喔!)

啊……我受不了了……啊……别……蹭了……啊……哦……呕……啊……痒……小明……我的亲亲……快……啊……快……啊……把你的鸡巴插进去吧……啊……别弄了……别弄了……快操我吧……!」

    看着姑姑的浪样,我也忍不住了,我一手揪住我的鸡巴,把龟头在姑姑阴道口沾满了流出的淫水,把鸡巴放在她的阴户里,扶正了,双手一揽她那两片圆滚丰满的大屁股,嘴里叫着:」姑姑,来吧!」说完,我下身猛一用力,只听」扑哧」一声,六寸多长的大鸡巴推开她那两片粉红嫩嫩的小阴唇,顺着她滑润的阴道一下插进了子宫,」

    啊」她发出了一声娇嗔,我感到这次她阴道里特别热,特别滑,相比妈妈的阴道,她的更浅,很容易插进子宫。我开始用力的抽送,和操妈妈时一样,我每次都把鸡巴快拔出来时才用力插进去,和妈妈不同的是,每次我都能插进她的子宫,她也用力地配合我,下身每次都配合我向上一挺,好像生怕我插不进似的。开始我速度不快,随着越来越兴奋,我的速度开始加快,我的呼吸也越来越快,她也叫地越来越来劲,妈妈也在一旁一边看着我们俩干一边用假阴茎用力往自己里面塞,同时兴奋地叫着,只听见屋里被我的欢乐的呻吟声充满了:

    啊……啊啊……爽……好爽……小明你的鸡巴真长,插得我爽死了,啊……姑姑的穴快让你操穿了,啊……用力……用力操……你操死我……我都……甘心……快……用力……别停下来……啊……我的穴快让你操烂了,……我……好好……啊……你的龟头操到我的肚子里了……啊……用力……你干死姑姑吧……姑姑的穴永远是你了……操啊……用力操……没事……姑姑好爽……」

    啊,小明用力干,干死你姑,插死她,你看她多骚,用力,用力……」妈妈在一旁给我鼓劲。

    我用力操作着,嘴里喘得像牛一样:」啊……姑姑……你的穴真好……夹得我好爽,啊……你真骚,看你流了这么多骚水,……哦……我操……你的子宫真浅……我插死你……我操死你……操死你再操我妈……早知道你的穴这么好……啊……我要操你一千遍……啊……姑姑给我怀个孩子吧,……啊……姑姑……姑……我……啊……你的阴道好热……啊啊……姑姑……不行……啊……啊……啊……我我……我忍不住了……啊……」

    这时,妈妈在一旁忽然把假阴茎一拔,猛一推我,我一惊,鸡巴已经滑出了姑姑的阴道,只见妈妈急切的说:」小明,别在她那里射精,她会怀孕的,你还是操我吧,我让你在里面射精。」

    这时姑姑急了:」别……别……快插进去吧……我不怕……小明……你射吧……我赶明给你生个大胖小子,说完一拉我的阴茎把自己的阴户又凑过来,

    经过刚才的变故,我冷静了许多,阴茎一时软了下去,但是当我看到妈妈和姑姑发红的阴户,我的鸡巴立刻又立了起来,我迅速握住我的阴茎,一只手一揽妈妈的腰,大鸡巴」滋」的一下就滑进了妈妈的阴道,我又开始前后大力的抽送,这回妈妈阴道里换了真家伙,爽得她直颤,嘴里不停的呻吟:

TOP

啊……不……不要……啊……停用……力……啊……小明。你的家伙真粗,啊……插进子宫了……啊……爽死妈妈了……用力……妈妈的穴里好痒……啊又进去了,啊……好热……啊……我我……啊……爽死了……啊……妈妈的穴里痒……啊用力呀……操死妈妈吧……妈妈的穴是你的了……啊……你的鸡巴变得更长了,啊……插进子宫了……进去了……好深……好涨……妈妈乐死了……快操……妈妈让你操一千遍……啊……啊……」

    这时在一旁的姑姑又受不了了才,一边手淫一边在我的屁股下面亲吻,亲得我肛门好爽。这时忽觉妈妈阴道里一阵剧烈的收缩,紧接着一股浓热的淫水冲着我的龟头,妈妈急促的呼吸噶然而止,整个人向后面一仰,腰一弓,阴户紧紧叼着我的大鸡巴,双腿死劲的缠着我的腰,我知道妈妈已到高潮了,我还没有射精的欲望,于是,搂着妈妈下身又用力的紧插了两下,然后迅速把鸡巴从她的阴道中拔出,只见我的鸡巴冒着热气从妈妈的阴道里刚一拔出来,一股阴精就从妈的阴户里冒了出来,顺着妈两片白白的屁股之间的沟流在了床上,那么多,把床单弄湿了一大块。

    而这时我正在兴头上,姑姑也还没有尽兴,于是她一见我把鸡巴拔出来,就又像刚才一样躺好,双腿高分,我挺起鸡巴照着她的阴户用力地插进去,并大力地开始抽插,姑姑又开始快乐的呻吟:

    啊……小明明,你真棒……啊……用力……啊……你用力……操死我……啊……操爽死我了……我家的死鬼从……从来……没让我这么快乐……啊……要来了,快用力……啊……来了……上天了……」

    我感到姑姑阴道里一阵强烈的收缩,比妈妈的还强烈,更爽的是她阴道还有吸取之势,浓热的阴精环绕着我的龟头,弄的我麻酥酥的,一股强烈的快感顺着阴茎传向全身,我浑身不禁一颤,大声叫着:

    啊……姑姑……啊……你的穴好紧呀……不不……啊……好热……啊……啊啊……哦……啊……我……受不了了……啊……姑姑……我要射了……啊……射了……姑姑……给我生个孩子吧……」

    我只觉大鸡巴连续地跳动,精液像机关枪似的射进了姑姑的子宫深处,我爬在姑姑的身上,嘴叼着姑姑的一只肥硕的乳房,搂着姑姑的腰,在一阵阵强烈的射精快感中完成了我们的生命孕育工程,大约过了二十多分钟,我才慢慢地从姑姑的肉体上爬起来,只见我的鸡巴还在她的阴道里,虽然已变小了不少,但姑姑的阴道还是夹得很紧,好不容易才从她的阴户中拔了出来。看表,已经一点钟了,天很热,也实在是干累了,又和妈妈与姑姑温存了一会儿,就三个人一丝不挂的躺在一张床上昏昏地睡着了。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睁开眼,不见了妈妈,只听见外面厨房里有声音,大概是妈妈在做饭吧,姑姑还在床上四仰八叉的睡着,身上还可以看到昨天晚上做爱的痕迹,白白的乳房上还有我的咬痕,阴毛因为沾了过多的淫水而扒在阴部的皮肤上,隐约还可看到姑姑的阴道里还流出一丝丝血迹。

    这时听外面妈妈走进来,看到我起来,招呼一声:」小明,昨晚上累了吧,我给你准备了好东西,快起来吃,对,把你姑姑也叫起来,咱们一起吃。」我答应了一声,拿起了那根假阴

TOP

茎,对着姑姑的阴户,一下插了进去,并用力地摇着说:

    姑姑,起来,吃饭了。」姑姑惊醒了,但一见是我,也没生气,一骨碌爬起来,要带上乳罩,我一把夺下来说:」今天家里就咱们仨人,穿什么衣服,等到我要操你的时候还得脱,姑姑听这么一说,也没反对,跳下床,就去洗脸,我也一同走进卫生间,

    等我们出来的时候,妈妈已经把饭菜准备好了,她一仰头见我们俩光着身子走出来,指着我们笑着说:」瞧你们俩,还不把衣服穿上,等会让人看见多不好。」我一边用手刺激着姑姑的阴部一边说:」妈,害怕个啥,干都干了,你不会把窗帘拉上?」

    妈妈很知趣的走过去把窗帘拉上了,我走到妈妈的身边,对她淫笑着说:」妈,你也脱光了吧,反正家里没人来,怕什么,今天我们三个还要继续爽呢。」

    说完,我不等妈妈同意,就解开了妈妈的上衣扣儿,妈妈那两只丰满雪白的巨乳立刻露在我的眼前,妈妈不好意思的说:」一会看来人怎么办,别…别,让人看见怪不好意思的。」」

    妈,你看我和姑姑都这样,你还要搞特殊化吗。」顺势我又一下把裙子扒了下来,妈妈已经换了干净的内裤,我说:妈,你看你,等一会我操完你又把内裤弄脏了,哪如脱下来。」说完,就要扯下妈的裤衩,妈妈摇摇头」哎」了一声,眼看着我扒下了她的内裤,这时我们又都一丝不挂了。

    我走到餐桌前,啊,早饭真丰盛呀,妈妈特地买来鲜牛奶和果酱、面包,还有牛肉等。我搂着她两个光光的肉体并排坐在沙发上,开始吃早饭。妈妈把抹好了果酱的面包递给我,说道:小明,昨晚上累坏了吧,你真行,能同时操我们两人,我的穴快让你操穿了,给,多吃点。」

    这时姑姑已为我倒好了一杯牛奶送到我嘴边,说:来喝点这个,补补身子。」

    我摸着她两个光滑的肉体,丰满的圆臀,高耸的乳峰,忽然想冒坏,对妈妈说:妈,我想吃你奶。」说完一搂妈妈的腰肢,把嘴贴在她那对大乳房上,只见她的乳晕很大,乳房有点下垂,我叼着乳房用力的吸,妈妈急切的说:

    别……昨晚刚来,你怎么……等会吃完饭,你别……啊……爽……啊……小明……别吸了……」

    我的手已经摸到妈妈的阴户中这时已经又流出爱液,这时姑姑在一旁急了,说:」别,小明,吃完饭再干吧,到会把身子弄坏了。」说完把牛奶又递过来,我放弃了妈妈的身子和乳房,转身接过了她的杯子,一饮而进。

    姑姑问道:」甜吗。」我笑着说:」甜,但是没姑姑你的穴甜。」姑姑拿手指点了我的头一下,」就知道穴呀穴的,姑姑昨天的穴差点让你操豁了,你也不轻一点,不知道姑姑在月经吗,还在里面射精,不怕我真怀孕,真给你弄大了肚子我有口也说不清,哎,你有避孕药吗,给我拿点。」

TOP

妈妈马上起身到屋里拿出一小瓶药,倒给姑姑几粒说:」一次都吃了,女人那,这玩意得时刻备着点,万一男人出了点差错,就用的着。」

    姑姑接过药,就着牛奶吃了下去,又开始给我抹面包,看着姑姑手拿面包,另一只手拿着刀子往上面认真地抹果酱的样子,我忽发奇想,搂着姑姑的腰撒娇说:」姑姑,我要吃你的穴。」没等说完,我的嘴就凑在姑姑的乳沟里,接着迅速向下移,顺着光滑的小腹,逐渐向她的阴户靠近,姑姑还在抹,没理睬我,我的嘴轻而一举的就贴在了姑姑的两片肥嫩的大阴唇上,在上面忘情的添,这下姑姑可受不了了,着急的说:

    小明,你干什么,给你,先吃饭。」我不理会姑姑,把她向沙发上一拥,一手扳开姑姑的一条腿,只见借着窗户缝里透过的阳光,我第一次仔细的欣赏着姑姑那美丽的下身,只见在两条修长的美腿之间的小腹下面,被一丛稀疏的阴毛掩映着一个雪白肥嫩的小肉丘,她的阴毛是黑色的,亮亮的,很少。我用两根手指分开姑姑肥美的阴唇,用舌头在她上端的小肉豆上轻轻地添着,原来女人这个部位是最敏感的,我刚添了两下,姑姑就受不了了,身子向后一仰,发出了快乐的呻吟:

    啊……别动……啊……爽……啊……别添了……啊……我受不了了……啊……」

    我抄起桌子上的果酱,把它抹在姑姑的阴唇上,又拿起一块面包,一边吃面包一边添着姑姑的肉穴上的果酱,姑姑不时发出兴奋的呻吟声:

    啊……小明……啊……爽死了……别添了……我里面痒……痒……啊……我要……我要……快把你的肉棒插进来吧……啊……啊……哦……快插……啊……」

    她不断扭着身子,阴部不断向我的嘴处挤,我也把她阴户中流出的爱液和着面包果酱吃进了肚里,当我添干净她阴部的果酱后,我让妈妈抬起了姑姑的臀部,让她阴户向上,我把她的双腿扳得近量大,让她的肉洞张开,我拿起桌子上的一杯牛奶,倒进了她那个小淫洞,我伸下嘴去用我的嘴堵在她的淫洞口,用我的长舌向里面探索,她在也忍不住这种刺激,淫洞里冒出了许多淫水,我和牛奶又喝了下去,好爽呀。这么说吧,一顿早饭我吃了一多钟头,妈妈和姑姑淫洞里的爱液快让我吸干了。

    就这样,在这一个星期天里我在家中与妈妈和姑姑享尽了天下最快乐的事,我九进九出干得姑姑和妈妈爽死了,从那以后,我和妈妈一直保持着亦母亦妻的性关系,经常通宵达旦的与她性交,爸爸一不在家,我就把姑姑也叫进来,一起过一龙二凤的性生活,真是爽死了

TOP

(激情小说)羞怯的律师

燕妮躺在床上,身上只剩性感的奶兜和内裤,成熟美妇特有的胴体玲珑浮凸,结实而柔美的起伏线条,似乎让人不忍碰触。

    小东能想象母亲奶兜下一对犹如新剥鸡头肉般光洁玉润的丰乳像一对含苞欲放的娇花蓓蕾,颤巍巍地摇荡着坚挺怒耸在一片雪白晶莹、如脂如玉的香肌雪肤中。

    圣洁娇挺的乳峰顶端,一定有一对玲珑剔透、嫣红诱人、娇小可爱的红晕乳头含娇带怯、羞羞答答地娇傲挺立。

    那一对娇小可爱、稚气未脱的柔嫩乳头旁一定有一圈淡淡的嫣红的乳晕妩媚可爱,犹如一圈皎洁的月晕围绕在乳头周围,盈盈一握、娇软纤柔的如织细腰,给人一种就欲拥之入怀轻怜蜜爱的柔美感。

    小腹光洁玉白、平滑柔软,内裤下细白柔软的丰盈阴阜一定微隆而起,阴阜下端,一条鲜红娇艳、柔滑紧闭的肥美玉色肉缝,将一片春色尽掩其中。

    一对雪白浑圆、玉洁光滑、优美修长的美腿,那细腻玉滑的大腿内侧雪白细嫩得近似透明,一根青色的静脉若隐若现,和那线条细削柔和、纤柔紧小的细腰连接得起伏有度。

    玲珑细小的两片阴唇想必色呈粉红,成半开状,两团微隆的嫩肉,中间夹着鲜润诱人的细缝,如同左右门神般护卫着柔弱的秘洞,这情景让小东情欲高涨。

    小东一把搂住母亲,将嘴唇贴上母亲鲜嫩的红唇,张大了嘴,就像要把母亲的双唇生吞一般,激烈的进攻。小东的舌头在口腔中激烈的搅动,卷住母亲的舌头开始吸吮。

    这样下去是会被拖到无底深渊的,燕妮受惊的颤抖。

    很长很长的接吻……

    小东将自己的唾液送进母亲的嘴里,燕妮颤栗着,而喉头在发出恐惧之声的同时无处可逃。(天那……我竟然喝下东儿的唾液……)

    矜持的身体深处在羞耻地崩溃,放弃抵抗,眼睛紧闭,美丽的睫毛微微颤抖,燕妮微张樱桃小口,一点点伸出小巧的舌头。小东以自己的舌尖,触摸着她的舌尖,并划了一个圆。

    燕妮将舌头又伸出了一点,而小东的舌尖则又更仔细的接触那正在发抖的舌头的侧面。

    “啊…东儿…啊…不要…”呼吸变得粗重,从燕妮的喉咙深处中,微微地发出这种声音。

    尽管母亲拼命地压抑,可是急促的呼吸无法隐藏。小东的手开始脱裤袜,毫不犹豫的用双手把母亲内裤裤拉下去。手指毫不客气的拨开母亲的花瓣,向里面摸索。

TOP

无用的心

第一章(一)

    场景:一个大约270平方米的院落,坐北朝南,院落东面是一栋二层的小楼,它就占据了有200多平方米。楼前到院墙就是一片小小的院落,铺着水泥板。紧挨着南面的院墙种着一些竹子,而小楼的前面也砌了一个小小的花坛,里面种着有菊花,月季。八月时节,月季花开的正艳……西面就是大门了。就象传统的中国庭院一样,这个小小的院落也是封闭得严严实实,从外向里难窥一斑……

    镜头一:二楼:楼梯在东北的拐角上,从楼梯上来是走廊,出了楼梯向南的走廊是浴室和卫生间前的。下面一楼的这个房间是用来做厨房的。沿着向西的走廊,从中间的房门进去是二楼的客厅,左边和右边各有一个卧室。这个小楼楼上和楼下的结构是一样的。

    一个午后,似火的骄阳炙烤着大地。二楼的客厅中空调吹着凉风,陈力正歪在沙发上看电视,用手中的遥控器从一个台换到另一个台、又换到另一个台……百无聊赖。十七岁的陈力一米七四的个头,由于在学校中喜欢运动,健壮的肌肉把T恤撑的紧紧的。他已经上高二了,正在享受他的暑假……

    “吱……”陈力回头看去,西边卧室的房门开了,他的姐姐陈静打着哈欠走了出来,她穿的睡衣短得盖不住雪白的大腿,纱质的衣料更是朦胧地透出她曲线玲珑的的身材。陈静今年二十岁,身材高佻,一米七零,在女孩中也是不多的,身材长像更是美丽动人。高中毕业后没考上大学,就念了两年的职高,然后就帮她爸爸打理打理生意,不过也用不着她干什么。所以,后来她就不去了,在家做做饭,逛逛街。

    陈静推开客厅的门走了出去……一会又回来了,她洗澡去了。浴后陈静更是妖艳,妩媚。陈力看着姐姐,湿润的睡衣更清楚的暴露着陈静的身体,她没穿胸罩,两个小乳头把睡衣顶出两个小点,几乎可以看到它的颜色……随着陈静的走动,不停的跳动。陈力目不转睛的盯着陈静的胸前。他异样的眼光被陈静觉察到了,陈静顺着他的目光低头一看自己胸前,不禁脸上有点发热,急忙快步走向自己的房间,推开门,回头一看弟弟仍旧盯着自己。白了他一眼:“小鬼,没见过啊!”“砰”的关上了房门。

    ‘没见过啊!’陈力心里一毛。难道,我偷看她被她知道了,还是只是随口说出来而已。唉,不管它,还是先看了再说。陈力从沙发站起来,悄悄地来到走廊上陈静卧室的窗前。这个暑假中,一次偶然的机会,陈力发现陈静的窗户上的窗帘没有拉拢露出一丝缝隙,而那次陈静也是浴后正在换衣服。陈力将姐姐动人的身躯一览无遗,尽收眼底。从此,陈力再也不能控制自己邪恶的念头,每天偷窥陈静美丽动人的身体成为他最大的期待。

    陈力将眼睛凑到窗户上,从窗帘的缝隙向内窥探。正如他期盼的一样:陈静站在卧室中,睡衣已经脱掉了,只有一个小小的三角内裤穿在身上,却也无法阻挡她丰满,圆润的屁股暴露出来,因为那个内裤太小了,只不过束在她的股沟中而已。陈静站在一个大镜子前梳理着长发,她的乳房雪白丰满而坚挺,两个如红樱桃般艳丽的小乳头在乳晕的衬托下骄傲的向上挺立着,乳房的下部和根部之间,因为重力的缘故,画出一道耀眼的弧线,一对乳房更是因她梳头的动作不停的晃动……

    陈静望着镜中的自己,她对自己身体很满意,不是很多人都能有这样身材、相貌的。她的腿很长,大腿丰满,小腿圆润。她的腰很细,也很软,真好像春风中的柳枝一般。陈静看着自己,禁不住地点起脚,动了动腿,晃了几下腰。又给镜中的自己一个灿若春花的笑脸。

    陈静放下梳子,双手捧起两个乳房轻轻地揉搓,晃动。每当夜深,睡不着觉的时候她总会这样放松、发泄自己。不过现在她却不是为了自己,因为她知道,在走廊的窗子下她的弟弟正偷窥自己。少女的感觉总是灵敏的,陈力还没看几次,陈静就觉得有些异样,发觉了陈力的行为。她没阻止他,而是更放纵他,每次都慢慢的梳理,让他更从容的看清楚。刚才自己随口说出那句话,陈静真是有些担心把他吓得不敢来了。不过,他还是色心不改,就再奖励他一下吧!

    陈力看到姐姐几乎全裸的身体时,已经不能自己了,他的鸡巴迅速的膨胀起来,顶的裤子高高的,还有些涨痛。现在看到陈静在抚摸自己的乳房,陈力再也忍不住了,他拉开裤子的拉链,将鸡巴拿在手中揉搓着……

    “哗……”,房中陈静突然来到了窗前,将窗帘、玻璃全拉开了。陈力还没反应过来,手中还在揉着鸡巴,却看到自己日夜都想去抚爱的那对乳房几乎碰到了他的脸上。短短的一瞬间过去了。陈力跳起来就跑,穿过客厅,回到自己的卧室,倚在门上喘着气。而几乎是同时陈静也跑了出来,推着陈力的房门喊着:“开门,弟弟,开门!”“开门,小力,开开门。”陈静一边喊,一边轻轻的拍着陈力的房门。

    陈力的脸色苍白,倚在门后。心中忑忐不安,口里喃喃道:“唉,坏了……这怎么办,完了……”陈静仍在叫着门,陈力虽然惊慌不已,可是听到陈静的叫门声,心想事到如今,躲是不能了。自己的姐姐总不能不见面啊,说不定好好给姐姐认错,她能原谅自己。于是心中一横,转身拉开了门——

    陈力看着眼前的陈静却愣住了——陈静仍旧是只穿着那只小小的内裤,赤裸着身子。不同的是刚才自己是在窗外偷窥,而现在姐姐完美诱人的身躯就在自己的面前。雪白的皮肤看着就是那么的滑嫩,更有阵阵的幽香扑鼻而来……半天陈力才喃喃地说道:“姐、姐姐,刚才是我……是我错了,姐姐……原谅我、原谅我……好吗……”而眼睛却还贪婪地盯着陈静那对诱人的乳房。陈静看着陈力痴呆的目光,还有未拉下的裤子拉链,轻轻的一笑,伸手轻拍了一下陈力的脸颊。

    “还没看够啊,这几天你可看了不少了……”“姐姐,我错了,我不该……”陈静赤裸着走进了陈力的房间。“小力,你长大了,会偷看女孩子换衣服了……”“……”“你是不是还偷了我内裤和胸罩?”“我……我……”“什么呀,老实说。”“是……是我拿了……”陈力低下了头,不敢再瞧陈静。心中却想道:“姐姐,你知道我不是小孩子了,却还光着身子在我面前干嘛。”“还给我吧。”

    陈力转身拿出钥匙打开书桌的抽屉,两件内衣就在里面。这是今天上午,陈力在外边看

TOP

无用的心

到在晾晒的,不由自主就偷了过来,刚刚不过闻了几下上面的香气就被姐姐发现。陈力更是觉得无地自容了,低着头,红着脸,手足无措。陈静走过去坐在了桌前的软凳上伸手将它们拿了过来,看着弟弟的紧张的模样暗暗发笑。心想:我的傻弟弟,姐姐穿得这个样子在你面前你还不明白吗。

    “小力,你还偷看过别的女孩子吗?比如说……在学校。”“没有……在学校……学习紧张的很,怎会有种心思呢。我以前……从来也没去想过……看这个……”“那为什么要偷看姐姐呢?”“我……我……那次偶然看见了你在换衣服……我就忍不住了……想看……你……”“是想看我换衣服吧。”“……”“小力,看着我……,姐姐美吗……”“……”“怎么不说话。”“姐姐,你太美了,真的……”“你是不是看我换过衣服……回来手淫了……”陈力简直有点急了,这事也要问吗。可是,从他从小就爱戴、敬畏姐姐,所以不敢表露。

    “……”

    “手淫时……是不是还想姐姐……”“……”“是不是想着……抱着姐姐……”陈静看着陈力,她知道再这样下去她这个傻弟弟就会越来越紧张,吓到他可就不妙了。陈静把手从陈力的裤子的拉链口中伸了进去,又从内裤旁边将陈力软绵绵的肉棒拉了出来。

    “姐姐,你干什么……”“小力,别急。你没做错什么。你长大了,女孩子的身体吸引了你,又有什么错?再说手淫也是正常的。”陈力明白了。“可是,姐姐,你是我姐姐啊……”“你偷看我换衣服时,怎么没想过我是你姐姐呀?”陈静将陈力的的皮带松开,把他的裤子和内裤都向下脱到小腿处,陈力的肉棒在陈静的小手的的刺激下又开始膨大起来。陈力激动起来。踢掉腿上的衣服,一下子把陈静抱了起来。来到床前把陈静放在床上,急不可待的双手抓住陈静的双乳又揉又搓。

    陈静微微的喘着气,躺在床上任由陈力放肆的在她的身体上抚摸,亲吻。陈力从来没有亲近过异性。此时他只觉得姐姐的身体是那么的柔软,润滑、清香;就这样让他抚爱上一万年他也愿意。终于,男性的本能使他将陈静的小内裤也扯了下来,他扑到了床上将陈静压在身下。

    “姐姐……我想要你……帮帮我……”陈静知道陈力想什么,但是她却把陈力从自己上推开了,下到地上。“小力,我知道,你想干姐姐,可是……”“姐姐,刚才是你对我说……”陈力有点发急的坐了起来,他那充血的肉棒又大又硬的向上挺立着。

    “小力,你别急,姐姐又没说不行……”“来吧,姐姐。”陈力将站在床前的姐姐抱在怀中。由于他是坐在床上的所以刚好将陈静圆圆的屁股抓在手中,陈力更是爱不释手。

    “小力,你听我说,姐姐一定会给你的。让你上我,但今天不行。好吗?”陈力放开了陈静,望着她。“姐姐,为什么……”“你不要管那么多了…姐姐不会骗你……来,让姐姐帮你把它消化掉……”陈静说着蹲在陈华的双腿之间。用手拿住自己的双乳把陈力的肉棒紧紧的夹在乳沟中,然后晃动着。

    “弟弟,这样行吗……”“姐姐,好……真好,你的奶子好软……真舒服……”陈力毕竟是第一次和女孩子在一起玩这种游戏,只有五六分钟他就把持不住了。浓白的精液喷涌而出,射在了陈静的下巴上,又流下到了脖子、乳房……

    (二)

    场景二:第一幕:

    八月的天夜幕总是拉上的很晚,已经七点三十分,天空还是很明亮,但是房间内却已经暗了下来。楼下客厅中已经打开了电灯,桌上摆好几碟菜肴,陈力坐在餐桌旁边。陈静仍在外边的厨房中忙碌着……

    这时庭院外响起两声汽车的笛声,陈力听到了跑出去打开了大门,一辆两厢小车驰进小院,几乎把院中的空隙占得满满当当。

    陈力和陈静的父亲陈健打开车门走了下来。他今年四十四岁;五年前他和他的妻子同在本城的一家大型国有企业工作,那时他和他的妻子者是蓝领。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他深爱着的妻子那一年被工厂的一次严重的事故夺走性命,永远的离开他去了。他的妻子美丽,贤淑。他和他的妻子青梅竹马,感情深厚。

    事故之后,由于他和他的妻子在平常工作中表现出色,在单位中人缘不错,所以单位赔偿了他一笔可观的金钱。但是,他再也不愿在那个令他伤心欲绝的地方待下去了;从此,他再也没回到单位去过。领导来和他谈了几次,见无法说通他,而且理解他的心情,就为他破例提前了办理退休的手续。

    他在家闲呆一年,气质消沉,那时他看起来就像有五十多一样。后来,他终于想通,他还有一对可爱的儿女,为了他们也不能再这样了。他租了一个摊位卖水果。结果,财运亨通,生意越做越大,现在他已经注册了一家商贸公司,做各类的商品的贸易,手下还有二十多名的员工。整天生意上要待人接物,不能不注重仪表,现在看来,反比五年前那个蓝领工人还要年轻。

    “爸爸,您回来了。”陈力问好。“爸爸回来了?饭就好。”陈静在厨房中也喊道。“回来了。”陈健就在小花池旁边的水笼头上洗了一把脸。走进客厅,坐在餐桌前。陈力也随着父亲坐好了;这时陈静也端着最后的两碟菜肴走了进来。

    “去,洗手去。”陈静对陈力说。陈力调皮的用手捏起了盘中的一块菜放在口中,跑去洗手了。陈健看着他年轻美貌的女儿,又想起他的妻子。多像啊,清秀瘦长的脸庞,高挑丰满的身材。就连那抿嘴的一笑,轻责人的语气、语调,都是那么的相像……

    “爸爸,你怎么了……”陈静轻声问。“噢……没事……没事……”陈静心里知道他又在想她的妈妈。他的房中放着许多妈妈的照片,而他常看着妈妈的照片发呆。陈静知道自己和妈妈长得很像,因为陈健一看见她就会陷入沉思。于是她找了一张朦胧朴素一点的照片和妈妈的照片一起放在了爸爸桌上,想知道爸爸是不是分辨得出。可却没答案,照片还在那里和旁的一样一尘不染。

    她当然不能也不会问她的父亲:“难道没看出这一张是你女儿的吗?”陈静、陈力都坐下

TOP

好看的网文,好啊

TOP

我有時候沒辦法把文op玩 都沒人幫我 = =

我有時候沒辦法把文op玩  都沒人幫我 = =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